呼噜呼噜霉君

岁时记(冈崎律子悼文)

在创作和歌中,歌人擅用“季语”,即用一些当季特有景物的意象表明时光按时令缓缓流失。日本专门有岁时记之类的书来记载这些景物的意象。

冈崎律子的歌宛如一本澹明简薄的岁时记。我听她的第一首歌是《For フルーツバスケット》。我特意选了一本封面上叠满了粉白黛绿的纸花,充满了春和景明气息的没有横线的本子,把它的中文歌词工工整整地抄下来:
  
我非常高兴,当你对我笑时
  那笑容能融化一切
  虽然距离春天还很远,种子还在冰冷的土地里
  等待着发芽的那一瞬间
  即使今天过得并不开心
  即使还残留着昨天的伤痕
  我还是相信,你会敞开心扉
  虽然无法重新来过
  但是我可以改变
Let's stay together 永远
就像从澄明的春夜中掉下来星星的碎片一般,她的旋律透明轻盈得熠熠生辉。这样闪烁而静默的美感贯穿了整首歌,以及后面我听过的她的歌基本都保持了这样的风格。冈崎律子的音乐会带给人这样一种画面:烟波浩渺的湖畔长着几株垂柳,柳条在平静的水面上点起一圈一圈的波澜。

冈崎律子出生的长崎县自古便是中日沟通的桥梁,当地的文化深受中国文化的影响,在日本的文化地域中形成了独特的区域文化风格。后来逐渐发展成为交通枢纽城市,在保持着浓郁日式文化风俗的同时融汇了大量的西方文化。由于这种文化根性,即使日本音乐市场已经受到欧美音乐的冲击,冈崎律子依然保持着鲜明的俳句式风格。川端康城写完了《千只鹤》之后写了一首短短的徘歌,里面有一句“春空千鹤幻若梦”,冈崎律子的音乐中见于稍纵即逝的尾韵中的物哀之美,我觉得便可用这句话描绘。她音乐中的物哀美是如此强烈而独树一帜,导致她的后辈们再如何亦步亦趋地攀登,也达不到她的高度。音乐风格与她同源的,比如茶太;或是基于日式的治愈系上,受了欧美爵士等音乐影响,比如手嶌葵和小岛麻由美,都是这样。

然而冈崎律子并非是固步自封的。她的歌词和曲风其实糅杂了汉文化和西方的古典音乐。她的歌都是清澈动人的,却不是能够一望到底的浅薄。譬如她的《青空》有着“云青青兮欲雨,水澹澹兮生烟”的开阔明朗的意境,这样的意境存在于松尾芭蕉、清少纳言等古代日本创作的俳句中,而这些俳句的风格受到古汉文化直接的影响。另外如果仔细分析冈崎律子后期歌曲的旋律,会发现和巴赫的十二平均律有些微妙的相似之处。本文开篇时将冈崎律子的音乐比作岁时记,是因为她的音乐拥有时间和空间的纵横感。她巧妙地将这份纵横感融进了无比治愈的歌曲,这也是她的音乐能够给予人们长久感动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吧。

冈崎律子的歌振奋温暖了无数在寒夜中踽踽独行的人,在一片寂寥无声中缓缓展现了四季最明媚的风景。但是她没有为自己写一首悼歌,给那些因她的逝去而伤痛的人一份慰藉。在她死后,她的歌依旧传唱不息,传递着生的喜悦和希望:

爱すべき 明日がある
あの日も 今も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