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噜呼噜霉君

羽翼君:

原曲:さくらさくら ~ Japanize Dream...(东方妖妖梦,结尾曲,《樱花樱花》)

【原曲的原曲:日本民谣《樱花》】

==============================================

说起来,关于SAKURA,之前在一个视频《幽幽子与灵梦的3D弹幕游戏》那里也分享过一首很赞很赞的改编《Ayakashi set 16 ~ さくらさくら》

而这首歌曲,少了激昂,却多了几许哀伤。

在47s处二胡的加入,对于整首歌曲简直就是升华。虽然二胡的演奏由始至终都是那几个旋律,虽然略显单调,但歌曲依然还是十分的美。

二胡音色清冷,在歌曲里仿佛更能表现UUZ的清澈与心里的哀伤。

最后吐槽一下封面,UUZ拉二胡,加上过膝袜的绝对领域,我只能说

好赞!!!!!!!(痴汉眼

【END】

【twelve X三岛理沙】0.1g

末鹿少女空心菜:

“……twelve!快醒醒!醒醒!”


眼前是深灰色,然后变得嘈杂,突然进来了不少非黑即白的噪点,接着又染了几滴蓝色的水晕。他手指微微动,可眼皮还是睁不开。接下来是浓烈的红色,铺开了一大片,盖住了不少色彩,随后又与那些颜色相互晕染,接着再掺进来绿色、翠绿色、墨绿色……颜色乱七八糟地卷成一堆,糊成了肮脏的杂彩咖啡色,都快要分不清了。


“twelve!!”


可是一切事物都被推开,被挤到视野边缘,被推到宇宙深处,被从中心迅速绽开的亮黄色所掩盖。


他眨着眼,茫然地看着三岛理沙戴着幼稚的大门牙兔子帽子,站在他跟前。


“头晕吗,难受吗,有想吐吗?”理沙握着一瓶水,小小地踮着脚尖,焦急地伸手探他脑门上的温度,“twelve?”


Twelve转头去看周围,有戴着撒娇孩子的母亲、牵着可爱的恋人的高中男生、举着导游旗在前面引导小学生的老师、热狗摊、巨型玩偶、长凳、旋转木马……他又低头看了看掌心,虚抓了两下空气。


理沙不懂面前人在想什么,坐在他身边,小心地把水凑到他手边。


“喝一点吗?”


Twelve突然嘻嘻一笑,摇摇头:“好神奇!”


“真是的,这可把我吓了一跳啊!”三岛理沙埋怨着笑起来,“twelve居然也会有怕的东西。”


“超恐怖的哦!”


他皱着眉头,颇不满意地嘟起嘴唇:“再说了,带蜥蜴来这里玩的游客才是奇怪吧。”


“明明twelve逞强,你可以不去碰的嘛。”


“……啊。”


理沙看着面前人安静下来,不觉也轻轻闭上了嘴,静静看着他。


“因为小理沙用一种鼓励的眼神,让我去碰碰啊。”


三岛理沙不服气地把肩膀凑过去看他:“twelve是在怪我吗?”


“哈哈,全都是理沙的错啦!”


他从椅子上窜起来,头上箍着的玩具青蛙眼睛一弹一跳随着她的节奏在舞动,twelve张开手,像滑翔机一样平伸,一下跑出去好远。三岛理沙只看了一会儿,眼睛就快抓不住对方了,也急匆匆站起来要跑,蓦地又想起自己的包,快步退了回去,胡乱地把外面散着的矿泉水瓶和阳伞以及一些餐巾纸塞进刚买来的猫咪挎包里,然后抱怨地冲去追赶twelve。


“我们还有那些没有玩过啊!”


Twelve回过头,朝她大声喊。理沙跑得喘不上气:“太……快停……”


她埋着头拼命跑,手里抱着一大堆东西,然后撞在了一个怀抱里。Twelve露出一个犹有余裕的笑,眨着眼看她。


“小理沙没有我就不行呢。”


他竖起手指,一本正经地宣布。


“才不是这样!”


三岛理沙红着脸打掉他的手。


“哈哈哈!”


只见twelve又举起手臂,似乎还想玩你追我赶的样子,理沙立马紧张起来,扯住对方的衣角。


“嗯?”


“你,”理沙疑惑地看着他童真的双眼,犹豫着开口,“你要去……哪里?”


“嗯……去鬼屋好不好。”


“欸?”


“所以说,我们不是还没去鬼屋嘛!”他竖起手在嘴边环成一个喇叭,凑到三岛理沙耳边,大声地说。三岛理沙被吓了一跳,耸起肩膀躲了开,随后又气冲冲地跑到他面前,深思熟虑了好一会儿,才举起手,小小地打在twelve胸前正中的位置上。


“不要吓我啊……!”


三岛理沙像是厌恶了twelve的玩笑,眼睛半眯,眼泪已经在委屈地打转了。


Twelve低下头去寻她的眼,抱歉地笑:“理沙不喜欢鬼屋吗?”


“不是……”


“那我们去好不好?”


“我们不是去过吗……一来游乐园,就去了……”


“再去一次,好不好?”


理沙躲着twelve紧追不舍的目光,犹豫不下,轻轻抬眼看人,又在一瞬间别开脸。


“这次不可以吓我……”


“理沙万岁!”


如果说鬼屋有什么好玩的话,大概是列车行驶到三分之二处周围墙壁上会出现僵尸的手挥舞着来抓你,虽然不会被抓到,但还是挺有趣的。没来过的人在尖叫,来过的人在起哄,虽然周围是阴暗的幽绿色的光,但声音却非常热烈甚至有些温暖。在过道的四分之三处时,有一个比较急的下坡,前后的人都会抱住对方。即便不抱住也不会有生命危险,但大多数人都会选择抓紧身边的人。Twelve以前不明白这样的方式是为了保险还是取乐,虽然现在也不甚明了,讲不好这两者都有吧。总而言之,他此时也产生了这么一丝理智外的多余的情感。


如果能抱住三岛理沙,就在她惊吓受怕的时候,紧紧抱住她,在这热烈而温暖的气氛中,放轻力道抱住她,真是再让人紧张不过了。


稍长的指甲尖碰到了她的袖子。


手臂绕过后颈。


再多一会儿……


“本次列车已到站,请各位游玩的旅客按顺序下车,恭候您的再次光临。”


理沙睁开眼,人群迎着日光走出去,单还有他们两个坐在原位。


“twelve?”


“……又没有说出口。”


“欸?什么?”


人群遮着光线,留给他们一点私密的阴影。理沙第一次看到twelve的耳朵这么红,害羞地、遮掩地、模棱两可地透着热度。Twelve哀怨地转过头来,脸上红扑扑一片。


“就是‘我喜欢理沙’这句话……又没有说出口。”


这不是说出来了吗。这个骗子、厚脸皮、罪大恶极的恐怖分子。


“欸……”


“什么啦,这个时候不应该这么回答的吧。”


Twelve噗嗤一声笑起来,虽然脸上还是很红,却轻松了不少。他握住她的手,没有被拒绝。然后两个人站起来,混在嘈杂而包容的人群中,一点点地迎着日光走出门口。


“Nine呢?”


“他……不是说今天有事吗,所以没能和我们一起来。”


两人朝着几乎没有人的小道往阴凉的小树林里走。阳光被不均匀地撕成许多块,流过他们的脑袋上、肩膀上、背上。浅灰色的小石阶的边缘,长了很多苔藓,附在了一块块泥土上,周围还有几从或高或低的野草根。两个人顺着石阶往上走,墨水一样的绿色,混合着强烈的光,像河流一样漫过年轻人的头顶。划动这如同水流一样的空气的时候,有时会很热,好像触到了蒸汽,但有时候又很凉快,似乎是被冰块撞到了手指尖。


理沙用同样的对方握着自己的手的力道,回应着twelve。


如果有颜色,鸟儿的高鸣是什么颜色?树叶抖动的沙沙声是什么颜色?植物生长时破土的声音是什么颜色?飞机飞过头顶时的低鸣是什么颜色?汗滴从额头滚落时的声音是什么颜色?‘我喜欢理沙’这句话是什么颜色?‘我喜欢twelve’这句话又是什么颜色?


“其实……我希望理沙不要回答我。”


“欸?”


Twelve有些紧张地抓抓头发,眼睛看着小山坡下的拥挤的游乐园:“因为……很害怕……”


理沙一瞬间有些难过,低下头,差点要放开手了,而后又鼓起嘴,狠狠地攥紧手捏回去。


“咦?!痛痛痛……”


“twelve太狡猾了!就像小孩子一样!”


Twelve呆呆地看着对方。


“笨……笨蛋!完全就是普通的男孩子嘛!平时装得很帅气,但果然,果然还是……还是……”


理沙被对方抓住肩,被迫看着他的脸。


“再说一遍好不好!”


Twelve瞪着眼睛,有些惊喜地看着她。


“……笨蛋……”


“后面!”


“普通的男孩子……”


至此twelve终于心满意足,眼睛弯弯地笑,幸福都要从里面漫出来了。


“我是普通的男孩子,那么理沙就是普通的女孩子。那……普通的男孩子,会和普通的女孩子一起生活下去吗。两个人每天为了一点微不足道的小事争吵,然后又因为一个微不足道的契机和好。他们要多久才能同居,然后找到满意的工作呢?”


理沙答不上来,害羞又费解地看着远方。


“早上帮男孩子系好领带,送他去上班,可以吗?”


“……嗯。”


“要很辛苦地晒被子、洗衣服、打扫地板,也可以吗?”


“嗯。”


“还有……”


“我,我还会做好煮熟的咖喱,等你……等你……回来。”


Twelve怔怔看着对方,接着扭过头,把脸藏在肩膀上。


“……嗯。”


安详的羽毛从发丝间飘落又腾飞,簌簌地飘荡在空中,缓缓地往上升。一直以来的空虚感是为了什么呢,难道一个人的降生不应该受到祝福吗,如果这一切都是合理的,那么幸福才是最不合理的存在才对。可是直到自己被接纳的那一刻,除了委屈与满足,居然还很庆幸幸亏是这么一个不安的自己遇到你,幸亏是你住进了我的心,填补了我的空洞。我从前的不幸福,此时此刻,好像都是为了和你一同幸福,而催生出来的。


是吗,如果你所想的同我所想的是一样的就好了。如果你手心的温度不单是我过渡去的,而也有你的一份,那么就够了。只要让我明白我有被你记住就好了。等你以后变成了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奶奶,喝着茶看天气,偶然想起了我,会想起多少呢。有你孙子那么多吗?你养的小猫呢?或者只有一个茶杯那么重?不要紧的,只有一点点也好。让我陪着你直到最后一刻。


轻灵而洁白的羽毛从鼻尖上、胳膊上、手指上分离出来,飘飘摇摇地飞向天空。


只有一根落在了理沙的手背上。


它温柔地停靠在理沙的肌肤上,非常非常轻,就连泪滴都比它要沉重。






BGM:Ljósie -- Olafur Arnalds

学阿蓝太太列个表

短篇合集
我的孤独是动物园

游戏脚本
双重世界~double world
time traveller(名字暂定)

本子
千年组向:华樱抄(暂定)


心有多宽,坑有多大(再见

岁时记(冈崎律子悼文)

在创作和歌中,歌人擅用“季语”,即用一些当季特有景物的意象表明时光按时令缓缓流失。日本专门有岁时记之类的书来记载这些景物的意象。

冈崎律子的歌宛如一本澹明简薄的岁时记。我听她的第一首歌是《For フルーツバスケット》。我特意选了一本封面上叠满了粉白黛绿的纸花,充满了春和景明气息的没有横线的本子,把它的中文歌词工工整整地抄下来:
  
我非常高兴,当你对我笑时
  那笑容能融化一切
  虽然距离春天还很远,种子还在冰冷的土地里
  等待着发芽的那一瞬间
  即使今天过得并不开心
  即使还残留着昨天的伤痕
  我还是相信,你会敞开心扉
  虽然无法重新来过
  但是我可以改变
Let's stay together 永远
就像从澄明的春夜中掉下来星星的碎片一般,她的旋律透明轻盈得熠熠生辉。这样闪烁而静默的美感贯穿了整首歌,以及后面我听过的她的歌基本都保持了这样的风格。冈崎律子的音乐会带给人这样一种画面:烟波浩渺的湖畔长着几株垂柳,柳条在平静的水面上点起一圈一圈的波澜。

冈崎律子出生的长崎县自古便是中日沟通的桥梁,当地的文化深受中国文化的影响,在日本的文化地域中形成了独特的区域文化风格。后来逐渐发展成为交通枢纽城市,在保持着浓郁日式文化风俗的同时融汇了大量的西方文化。由于这种文化根性,即使日本音乐市场已经受到欧美音乐的冲击,冈崎律子依然保持着鲜明的俳句式风格。川端康城写完了《千只鹤》之后写了一首短短的徘歌,里面有一句“春空千鹤幻若梦”,冈崎律子的音乐中见于稍纵即逝的尾韵中的物哀之美,我觉得便可用这句话描绘。她音乐中的物哀美是如此强烈而独树一帜,导致她的后辈们再如何亦步亦趋地攀登,也达不到她的高度。音乐风格与她同源的,比如茶太;或是基于日式的治愈系上,受了欧美爵士等音乐影响,比如手嶌葵和小岛麻由美,都是这样。

然而冈崎律子并非是固步自封的。她的歌词和曲风其实糅杂了汉文化和西方的古典音乐。她的歌都是清澈动人的,却不是能够一望到底的浅薄。譬如她的《青空》有着“云青青兮欲雨,水澹澹兮生烟”的开阔明朗的意境,这样的意境存在于松尾芭蕉、清少纳言等古代日本创作的俳句中,而这些俳句的风格受到古汉文化直接的影响。另外如果仔细分析冈崎律子后期歌曲的旋律,会发现和巴赫的十二平均律有些微妙的相似之处。本文开篇时将冈崎律子的音乐比作岁时记,是因为她的音乐拥有时间和空间的纵横感。她巧妙地将这份纵横感融进了无比治愈的歌曲,这也是她的音乐能够给予人们长久感动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吧。

冈崎律子的歌振奋温暖了无数在寒夜中踽踽独行的人,在一片寂寥无声中缓缓展现了四季最明媚的风景。但是她没有为自己写一首悼歌,给那些因她的逝去而伤痛的人一份慰藉。在她死后,她的歌依旧传唱不息,传递着生的喜悦和希望:

爱すべき 明日がある
あの日も 今も

溺死一只长翅膀的鱼

你是一棵长在马槽里的树
根须朝深海延伸
到慢慢消失的地方
你的灵魂是被海草染绿的船
在暴风雨的漩涡里漂浮
绝望也游不到的地方

两只猫夜夜在你身上交媾
叼着溺死在黑暗里的鱼
长出静默的翅膀